財經脈搏: 利率市場化衝刺 上自區成實驗室

撰文:許益雯 攝影:東方IC、法新社 美術:陳國威

國慶前夕,和金融市場有關的消息陸續有來,也使股民的臉色又紅又綠。先有總理李克強放風,金融市場化改革的進程會進一步加快,緊接而來是人民銀行副行長提出「三步走」策略,讓市場預期利率市場化改革將進入最後階段。

存款利率市場化無疑是一個國家金融市場化過程中的關鍵一步,過程很可能遍地荊棘,充滿風險,但確是是發展的正確方向。有見及此,國務院在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掛牌前,公布了相關方案,「金融創新」及「先行先試」成為焦點,意味上自區將肩負利率市場化終極一跳的賽場,成敗與否不會對全國金融市場產生影響。

所謂利率市場化,簡單來說就是將利率的決策權交給金融機構,由金融機構自己根據資金狀況和對金融市場動向的判斷,自主地調節利率水平,最終形成以中央銀行基準利率為基礎,以貨幣市場利率為中介,由市場供求決定金融機構存貸款利率的市場利率體系。

以馬拉松長跑形容利率市場化改革最為貼切,從一九九三年十四屆三中全會作出關於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若干問題的決定中提出市場化改革算起,至今已有廿年。如今,已經到了最後階段發力的時候,上海自貿區將是「關鍵一圈」的場地。交通銀行(03328)首席經濟學家連平稱:「試驗區的利率市場化時間,對未來向全國鋪開,有重要意義。不過,向全國鋪開之前,仍需建立存款保險制度等配套制度。」

總理放風 任務即來

利率市場化是發揮資源市場配置功能,規範金融市場,同時也是人民幣國際化以及資本項目逐步推進的自由化基礎,目前的不完全利率市場化使中國金融改革呈現長短腳之苦況。總理李克於九月頭出席在大連舉行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他曾指出:「我們也在研究建立存款保險制度,把防範風險的工作做到位了,金融市場化改革的進程就會進一步加快。」

總理話音剛落,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胡曉煉便於九月底提出了「三大任務」,胡行長現身的場合為「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成立暨第一次工作會議」,胡希望在有成熟監管的情況下,儘量放手去讓銀行業發展,可見改革決心堅定,態度謹慎。「三大任務」之首是建立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第二項任務是建立貸款基礎利率管制全面開放,把市場基準利率報價從貨幣市場拓展至信貸市場。第三項是推進同業存單發行與交易。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利率市場化正在加速前進,利率完全放開意味利率定價權將交給商業銀行,央行不再公布基準利率,「利率市場化無疑是鼓勵銀行競爭,但競爭要防止惡性競爭」,郭田勇說,無論是高息攬存還是貸款利率大幅殺價,都對市場的健康發展不利,「利率市場化要避免形成非理性價格」,這就需要銀行的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從央行的表態來看,這種自律機制將以有代表性大型銀行報價為基礎,對市場利率水平形成參考作用,「以利於銀行的利率管理工作」,郭田勇說。

而作為利率市場化「最後一層紗」的存款利率市場化,副行長胡曉煉並未直接提及,反而以期通過銀行間的交易演練,率先打造銀行間的利率市場化,而非直接推向存戶層面。只因存款利率市場化的影響可謂廣泛,小到市民理財投資方式的改變,大到整個國家金融體系的完善。

依賴利差 好景不再

當眾人猜度,利率市場化「最後一跳」會何時推出?國務院在上海自貿區掛牌前夕公布了自貿區總體方案,當中深化金融領域的開放創新成為各方焦點,當中明確提出,「在風險可控前提下,可在試驗區內對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金融市場利率市場化、人民幣跨境使用等方面創造條件進行先行先試。在試驗區內實現金融機構資產方價格實行市場化定價。」方案又強調,要在兩至三年內,在自貿區加快金融制度的創新,增強金融服務功能。意味存款利率市場化將在上海打開大門。

此等「創新」,無疑為內地的銀行業敲響了警鐘,或許意味靠賺取利差過上的滋潤生活一去不返,等待他們的是殘酷的市場競爭。自貿區掛牌後的首個週一,銀行股普遍下挫。方案公布當天,中國銀行(03988)跌幅百分之一點四,工商銀行(01398)跌幅百分之二點三五,交通銀行亦下跌百分之二點零六。

長久以來,國內銀行業的高收入來源於利差收益,佔到總利潤的七到八成。根據世界銀行的利差統計數據,中國在一九八六到一九八八年利差都在百分之一以下,之後,則進入波動性增長階段,到二○一一年增長到了三點零六個百分點。穩中有增的利差擾亂了利率的資源配置功能,也使得金融機構過於依賴利差,缺乏營運活力。據業內人士預測,若三年全部完成利率市場化,中國銀行業的利差將降至百分之一點五。招商銀行(003968)前行長馬蔚表示:「利率市場化若令內銀利率降至本港及台灣的水平,盈利將大打折扣。」

市場化,必然催生競爭。目前,銀監會已批准十一家銀行及金融機構入駐上海自貿區,其中七成為中資銀行,另有花旗、星展兩家外資銀行。此外,亦支持符合條件的民營資本在區內設立自擔風險的民營銀行。早就希望得到「國民待遇」的外資銀行自是「虎視眈眈」,憑藉豐富的經驗和資金實力,會對中資銀行帶來不少挑戰,兩者站在同一起跑線上,中資銀行如不加快改革的話很難跟上。至於快要開放的民營銀行,面對的壓力同樣不小,在沒有中央的「保護傘」,本身已是高風險的銀行業,風險定會有增無減,尤其是沒有根基的民營銀行,若單純以提高存款利率來攬儲,很可能造成不可控風險,實力不夠的話就要在競爭中敗陣,或被吞併或破產。

利率市場化的改革在國際上並不新鮮,美國、日本、韓國等都已取消了利率管制,中國可以算是後來者。後來者擁有是「遲到的優勢」,可以吸取前人經驗,減少和削弱改革可能造成的經濟損失與金融震盪,擴大改革紅利與發展機遇。

上自貿區 終極一試

據世界銀行研究發現,受調查的四十四個實行利率市場化的國家中,有近一半在該進程中發生金融危機,特別是東南亞和拉美地區。如上世紀七十年代阿根廷在高通貨膨脹下打開「利率市場化」之門,不到一年便夭折,因為大量資金從商業銀行流向率先市場化的非銀行金融機構。日本利率市場化擴大了銀行的投資渠道和領域,為了追逐高利潤,銀行將資金投向高風險產業,自由資本佔總資產下降。美國實行利率市場化後也引發了銀行業的激烈競爭,改革期間宏觀經濟增長大幅放緩。

可見要想完成存款利率市場化的「最後一圈」,並非易事,多位經濟學家表示,仍需遵循漸進的原則。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認為,徹底實現利率市場化,必須推出其他相關配套措施。一是開放金融機構對存款利率的定價自主權,包括取消存貸比考核,推出可流通的銀行存款憑證(即大額可轉讓存單),以建立存款利率的市場化定價參照,同時還要建立存款保險制度,確保存款人的利益;二是必須培育新的政策基準利率,以便讓央行引導社會融資成本;三是深化國企改革和建立地方政府財政預算體制。這些都是上貿區承擔的金融改革的關鍵一步。

連平表示,「自貿試驗區與區外境內的其他地區不同,試驗區是一個點,不是整個金融市場。在這個點上開展利率市場化,不會對全國金融市場產生影響。」而圍繞利率市場化的配套改革措施,也有一塊「試錯」與創新基地。

Loading...

Friend's Activity